021-50216123     |
xwzx@sspu.edu.cn
 
《上海科技报》专版:一个管理学教授16年的科研追梦
发布时间:2017-12-08 供稿:党委宣传部   

  2017年12月8日 《上海科技报》 05版

  (记者  吴苡婷)随着中国电商行业的迅猛发展,购物平台已经从传统门店转向了网络商城,但是未来我们还可能出现另外的一条物流线,我们身边损坏的物品,或者已经不需要的物品,可以通过强大的“反向淘宝”,重新回到生产厂家,实现快速维修或者卖给厂家获取一定收益,而企业可能因为节约原材料采购的费用,获得更高收益。

  2017 年10 月14 月,中国物流学会副会长、上海第二工业大学郝皓教授带队主持制定的我国首个逆向物流国家标准:GB/T 34404-2017《非危液态化工产品逆向物流通用服务规范》,经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批准发布,2018 年5 月1 日将正式实施。该国家标准填补了国内空白。不仅如此,郝皓教授还为“反向淘宝”研发了可以操作的“主动式逆向物流RLOM 模型”的管理模式,企业可以实战进行运营。

  在传统废弃物回收领域长期以来无法有效突破的背景下,这些举措也预示着中国逆向物流业的全面起航,一个全新消费时代将要开启大幕。而为了这一天的到来,这位管理学教授已经努力了16 个年头。日前,记者采访了郝皓教授,详细了解这一领域未来的发展趋势。

  “过去的浪费有多大!”

  过去我们都知道废弃物回收行业具备高额利润,但是中国的废弃物回收却无法进行突破。郝皓介绍说,比如全球每年再制造业可以节省材料1400万吨,节约能量相当于8个中等规模核电厂的年发电量。全球每年再制造节约的原材可以装满1100英里长的火车。美国宇航局重新利用改制与翻新的零部件可以节省40%-60%的制造费用。”日本的回收力度更大,日本通过循环型社会建设和“城市矿产”开发,其多种稀贵金属储量已列全球首位,由一个世界公认的原生资源贫国成为一个二次资源富国。其国内黄金的可回收量已达6800 吨,约占世界现有总储量的约16%,超过了世界黄金储量最大的南非;银的可回收量已达60000 吨,约占全世界总储量的23%,超过了银储量世界第一的波兰。

  而中国废弃物循环产业还需要政府补贴才能维持。大部分生产制造企业只重视售前,忽视售后,精准回收率很小,大部分废旧产品都被当成垃圾处理掉。虽然投入生产能获得利润的企业在不断增加,但是整个行业的规模和水平还是不能和发达国家同日而语。据有关部门的统计调查显示:全国每年至少有500 万吨废钢铁、20 多万吨废有色金属、1400 万吨废纸,以及不计其数的废塑料、废玻璃被白白浪费,没有得到回收利用。

  随着网络购物的兴起,在销售额不断创新高的同时,废弃物的数量也急剧攀升。就拿双十一购物来说。2014年,仅11月10日至11月17日的7天时间内,全行业处理的邮件(快件)量达到5.86亿件,但退货率逼近27%。大量的商品被扔弃,伴随购物狂欢带来的还有超百万吨的包装垃圾。与网购相似,线下零售存在同样问题,沃尔玛、家乐福、大润发、苏宁家电(包括永乐)等大型零售卖场每月或每季由于产品换季、滞销、质量、包装等问题退货给供应商也是“常态”。

  郝皓说,大量的退货使得一些企业利润大大下降,比如国内家喻户晓的某著名品牌洗洁精就被退货问题逼到几近破产。目前国内大部分企业在退货管理方面是比较粗放的,停留“亡羊补牢”式的事后处置,而且处理时间很长,导致许多本可为企业挽回的产品最终报废。在我们看不见的后方,大量的商品是被浪费的!大量的废弃物无法回收!这些问题有没有可能被攻克?

  “我对逆向物流一见倾心!

  郝皓对于逆向物流的关注来自于16年前的一段职业经历,16年前,郝皓曾在一家著名的500强跨国企业担任消费电子产品的大中国区物流与计划高级经理,当时遭遇了几次比较大的渠道和消费终端返回的退货,虽然后来都妥善解决了。但是事后总觉得可以有更好的管理方式来避免和消除逆向物流问题的发生。与同行交流的过程中,郝皓发现他们也都面临过类似头痛的逆向物流问题,大家普遍感觉缺乏一个有效的管理系统来解决这一问题。

  这段经历也引起了郝皓对于逆向物流的强烈关注,2001年他撰写了《逆向物流,不在沉默》的论文,还获得“2001年中国国际物流论坛”论文的最高奖。他慢慢地发现学术界和业界对逆向物流的研究和相关理论以及技术创新很少,还有许多空白,有着学术理想的郝皓后来转去攻读管理学博士,又进行博士后研究,持续在逆向物流这个未开垦的学术领域进行研究。

  上海电子废弃物资源化协同创新中心就设在郝皓所在的上海第二工业大学,该中心工作涵盖了资源化技术、绿色制造和设计、工艺装备、政策法规等方向。这对于郝浩的科研工作来说也是如虎添翼。

  2007年,郝皓完成美国D&E公司中国区逆向物流体系和基地平台建设,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2015年12月,他联合数十家企业和院校创建国内首个逆向物流组织—上海市物流协会逆向物流分会。他的逆向物流学科团队主持承担上海市经信委课题《基于循环经济、绿色发展背景下逆回物流指数的体系构建和应用》;2016年5月,在上海市发改委、上海市经信委、上海市商务委指导下,上海第二工业大学逆向物流团队联合上海市物流协会、上海市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协会报废汽车专业委员会、上海师范大学、上海大学等首次发布“上海市逆向物流指数系列(机动车)”。该指数的发布具有首创性,填补了我国逆向物流领域的指数空白。

  “终于等到天时地利人和这一天!”

  本科是教育专业的郝皓谈起逆向物流,满满的人文情怀扑面而来,“《道德经》曰: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既然有正向的销售物流,也应该有反向的逆向物流,两者阴阳往复才是天地之道。清代著名思想家和诗人龚自珍曾写过‘落花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的诗句,落花化作春泥,滋养新的花枝,花的生命得以延续。而逆向物流就是滋养市场的落花。”

  中国电商业和快递业的迅猛发展,加上制造业的繁荣,盼望已久的逆向物流的春天终于到来了。“老百姓除了可以从电商平台买东西,也可以联系快递企业,处理一些家庭已经不需要的各类物件。这些物件送到收破烂那里不一定有价值,但送交相关企业就有很大获利空间。”郝皓说。

  郝皓把逆向物流看成“第五利润源”,是绿色利润源。他介绍说:“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不断发挥其优化资源配置的作用,第一利润源(资源)、第二利润源(人力成本)、第三利润源(物流管理)、第四利润源(供应链效率)多年来不断被挖掘和优化利用,第五利润源(逆向物流管理与全生命周期供应链管理)是企业未来全新的利润增长点。

  实现“第五利润源”需要政府、企业和公众的“三位一体化协同”,郝浩认为,企业或组织要通过逆向物流管理和全生命周期供应链管理,整合利益相关者的实物流、信息流、资金流,高效运用逆向供应链上的重要环节和要素,采取再销售、再利用、再循环和再制造等方式获得额外利润;同时,通过大数据分析,识别和监控企业及组织风险,持续改进,提升核心竞争力,确保可持续发展。另一方面,对政府和公众而言,通过政策支持和积极参与,推动企业更主动参与逆向物流管理,达到“减量化、再利用、再循环”的效果,产生巨大的社会效益。

  中国的逆向物流产业正在兴起,目前爱回收、回收宝、转转、闲鱼、阿拉环保网、回收宝、盈创、乐疯收、回收哥、易再生网等企业聚焦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智能数码、家用电器、摄影摄像等二手电子产品;众诚一家、云丰国际、利丰物流等主要经营服装、皮件、服饰、首饰、鞋、手表、电子产品、消费品等回收;顺丰物流已经开辟了电商网购和网络直销产生的退、换货,以及商品的日常维护、保养和维修服务;华为、魅族、苹果等也开启了原厂逆向物流业务。郝皓介绍说,近期腾讯“微回收”、顺丰“顺维修”和58赶集、回购网和苏宁魅族的逆向物流创新项目不断登场,苹果公司继在美国成功为消费者提供逆向物流回收服务和以旧换新计划后,2015年在中国开始实施逆向物流项目,并从废旧iPhone、iPad和Mac中回收了2204磅(约1吨)黄金,价值约为4000万美元。

  “这是循环经济发展的重要契机!”

  逆向物流的建立对于企业来说,意味着更加低廉的成本,更加少的能源利用,更加有社会责任心的环境保护,以及更加优质的客户响应等等。郝皓说,逆向物流背后潜伏的是企业真实问题,其中包括质量问题、研发问题、供应链问题、市场问题等等。建立逆向物流,对于企业未来发展很有裨益。

  郝皓说,自己可能超前一步,帮助企业设计了一套可以操作的逆向物流的运作流程和管理方法,引入了全生命周期下的供应链金融、智慧管理、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比如一个退货的产品回到公司,它不仅有一条被扔掉的路径,可以检测后重新销售,也可以拆解后,进入再制造领域,最差的可以成为原材料投入生产。”

  在郝皓设计的“主动式逆向物流RLOM”模型中有全生命周期追溯跟踪系统、逆向物理预防减少系统、逆向物流信息管理系统、逆向物流产品矫正系统、逆向物流绩效管理系统、逆向物流大数据分析系统、逆向物流预测计划系统、逆向物流应急管理系统等。

  当下,政策层面的鼓励也在加速中国逆向物流产业的发展。2017年1月3日国务院颁布《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推行方案》,指出“到2020年,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相关政策体系初步形成,产品生态设计取得重大进展,重点品种的废弃产品规范回收与循环利用率平均达到40%。”,“到2025年……产品生态设计普遍推行,重点产品的再生原料使用比例达到20%,废弃产品规范回收与循环利用率平均达到50%。”。2017年10月13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指出:“建立逆向物流体系。鼓励建立基于供应链的废旧资源回收利用平台,建设线上废弃物和再生资源交易市场。落实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重点针对电器电子、汽车产品、轮胎、蓄电池和包装物等产品,优化供应链逆向物流网点布局,促进产品回收和再制造发展。”据统计,到2020年我国资源循环产值将达3万亿!郝皓说,马云开启的淘宝电商模式引发了中国零售业正向物流的狂潮,而今天的逆向物流起航也许就是中国循环经济高速发展的一个重要契机,对于“反向淘宝”带来的巨大变革,我们满心期待。

  原始链接:http://www.duob.cn/FileUploads/pdf/171208/kj12085.pdf

上海第二工业大学 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地址:上海浦东新区金海路2360号 邮编:201209
CopyRight@2016-2026 SSPU ALL Right Reserved
021-50216123
xwzx@sspu.edu.cn